扎那:我要建“生态牧场”>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阅读资讯 >

扎那:我要建“生态牧场”

  过去,牧民扎那在一万多亩草场上养了1000多只羊,有数量没效益;现在,4000亩草场养200多只羊,收入增加了30倍,而草场盖度也由不足40%提高到了50%-60%,草质好了,草的种类多了。这一转变,是如何实现的呢?
  早春东风,为鄂托克草原送来生机。一春又一春,见证着牧民们越来越红火的日子,也见证着草原生态越变越好的历程。
  在阿尔巴斯苏木敖伦其日嘎嘎查,牧民扎那的牧场上,绿色的气息正在酝酿。相比前些年,扎那的牧场上,羊少了,草质好了,草的种类多了,收入增加了30倍。30倍?草原生态和牧民收入实现双赢,向来是棘手的问题。扎那是如何做到的?又是怎样浇灌出一个“生态牧场”的?这还要从十几年前说起。
  那时,扎那租了7000亩草场,自己本来有4000亩,1000多只羊散落在这一万多亩草场上,既要买草料又要雇人,成本就在那里。加上又是硬梁地草原,140米才能见水,天天拉水喂料。忙个管够,实是“粗养”,产绒量也不高,一年下来不挣反赔。养羊不成改养牛,草场不好,四十几头牛全靠喂草料,劳心劳力不挣钱,卖了养起绵羊来。雇人剪羊毛,一只剪上三、四斤,算下来又不是“经济账”,索性全处理了。一波而三折,又折回养绒山羊这一“老本行”,这回才真正“上道儿”了。
  扎那的“上道儿”可不一般,一个对比就能看得明明白白。以前一万多亩草场养1000只羊,现在4000亩草场养240只羊,年纯收入达到40万元,收入竟是以前的30倍。扎那从“不管二三”埋头养羊的牧民,变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羊专家”。
  有数量没效益,草场也一天不如一天,心痛之余,扎那反思了很多。他想,单纯靠扩大阿尔巴斯白绒山羊养殖数量来增加收入,不仅破坏了赖以生存的草原,而且不符合国家政策,只有通过改良,减少养殖数量,提高个体生产能力,才能既不破坏草原,又增加收入。于是,扎那决定从改良上下手。初中毕业的他,重新拿起书本,苦学养殖和改良技能。一边学习,一边在家畜改良站给羊配种,时常外出考察,不断摸索实践,把阿尔巴斯白绒山羊精液大倍稀释人工配种、人工诱情、同期发情、营养调控等技术全部学到了手。立足所学,跳出所学,依托超排卵技术和同期发情技术,扎那探索总结出阿尔巴斯白绒山羊“一年两茬或两年三茬产羔技术”繁育方法。他家的母羊每年11月和5月下两茬羔,每次集中在一个礼拜全部下完,再不像以前拖拖拉拉。扎那此举,突破了当地阿尔巴斯白绒山羊一年只产一茬羔的历史。
  如今,扎那的240只阿尔巴斯白绒山羊基础母羊,一年产两茬羔,年繁育阿尔巴斯白绒山羊羔羊500多只,且平均个体产绒量达到850克,羊绒细度达到15微米以下。酒香不怕巷子深,羊好自然有人来。羊羔长到三个月便被络绎不绝的上门者相中,近到巴彦淖尔、阿拉善以及周边旗区,远到山西,到处都有扎那的羊的足迹。去年11月的羊羔,现在已经卖出80多只,都是提前预定,十分抢手。
  扎那的羊长得快、长得好、产出高,除了熟练运用繁育方法之外,与他的“生态”理念也是分不开的。扎那将自家草场划为六个片区轮牧,将大羊和小羊分群管理,每20亩草场养殖1只羊,冬季圈养,四季补草补料,达到了草畜平衡。长此以往,牧场上草的种类变多变杂了,扎那数了一下有12种。这些草有的蛋白质高,有的含有微量元素,营养均衡,羊很快就“翻肥”,草场盖度也由过去的不足40%提高到了50%-60%,草的长势越来越好。花花草草也是中草药,扎那把它们采来,在自己的实验室里悉心研制。羊吃的是配方草料,喝的是下火中草药,个个都是“绿色”肥羊。
  扎那形成了自己的一套“养羊法”,不吝于传授他人。他自建了阿尔巴斯白绒山羊配种站,购置了配种器材和药品,给周边农牧民的阿尔巴斯白绒山羊进行人工授精配种。几年来,全旗有300多户牧民采用“一年两茬或两年三茬产羔技术”养羊,收入成倍增加,辐射带动了3500户农牧户依靠科学致富。如此一来,千里草原上,载畜量减了,牧民收入增了,草原生态好了。2015年,扎那被中国科协和财政部授予“中国科普惠农兴村带头人”称号。
  扎那一直以来有个愿望:要建一座生态科技牧场。自动饲喂系统、配种室、实验室都有了,硬件上来了,“软件”需进一步深思。扎那想着,长期保持阿白山羊绒和肉的品质,要运用现代的方法,同时传统的一些东西也要保留。他建这个牧场,就要做到软硬件都“扛硬”。
  万物正在萌芽,阳光正好。那一刻,扎那抬起头说,他要和乡亲们一起,把阿尔巴斯的“绿色羊肉”推出去,把天蓝水碧的草原形象展示给大家,让这片草原、这片牧场永远绿意盎然。



上一篇:金融活水滴灌 金贝牧场奶飘香
下一篇:“互联网+医疗”